柯勒律治

编辑:闹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3 22:09:08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柯尔律治一般指柯勒律治
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1772-1834年),英国诗人和评论家,他一生是在贫病交困和鸦片成瘾的阴影下度过的,诗歌作品相对较少。尽管存在这些不利因素,柯勒律治还是坚持创作,确立了其在幻想浪漫诗歌方面的主要浪漫派诗人地位。
中文名
柯勒律治
外文名
Samuel Taylor Coleridge
国    籍
英国
出生地
德文郡
职    业
诗人
毕业院校
剑桥大学

柯勒律治人物经历

编辑
柯勒律治生于德文郡,是一位农村牧师的小儿子,九岁时父亲去世。过了一年,柯勒律治被送到伦敦基督教医院的慈善学校,在那里度过了八个年头,期间他与查尔斯·兰姆建立了终生的友谊。
1791年,柯勒律治入读剑桥大学,他在那里过得并不开心,两年后参军入伍。然而他很快就被部队勒令退伍,又回到了剑桥大学。
1794年,他遇到了罗伯特·骚塞,他们俩计划在美国的萨斯奎哈纳河畔建一个理想社会,并且写了一部关于罗伯斯庇尔和法国革命的剧作。柯勒律治从剑桥大学肄业后与萨拉·弗里克结婚,他的妻妹后来嫁给了骚塞。
到了1797年夏,柯勒律治与威廉·华兹华斯及其妹妹桃乐茜成了亲密的朋友。柯勒律治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创作完成了他的那些重要诗作。《古舟子咏》发表在《抒情歌谣集》(1798年)中,该卷诗集主要由华兹华斯撰写。也正是在这段时期,柯勒律治创作了他未完成的诗作《克里斯特贝尔》的第一部分、梦境般的片段《忽必烈汗》以及其它一些次要的诗作。
1798年柯勒律治与华兹华斯一同去了德国,在那里待了一年,向各派德国哲学家求教。
1800年,他迁居湖区的开士威克(Keswick),离索西和华兹华斯很近。这三人后来成为著名的“湖畔诗人”。他起初为了缓减自己的风湿病痛开始吸食鸦片,但后来越吸越多。他那感情不合的婚姻也以分居而告结,他妻子和子女的生活负担落到了索西的肩上。在马耳他和意大利经历两次戒除鸦片的徒劳尝试后,柯勒律治于1806年返回英格兰。
此后,柯勒律治主要居住在伦敦,讲授莎士比亚和英国诗歌。1813年他的悲剧作品《悔恨》(Remorse)在特鲁里街成功上演。1816年,詹姆士·吉尔曼医生给他提供了一处寄居所,并且帮助柯勒律治戒除毒瘾。他明智地接受了医生的照料,直到十八年后去世。在一部结构凌乱的文学杂记《文学传记》(1817年)中,他还纳入了自己关于诗歌的本质和文艺评论准则等一些有价值的片段。
柯勒律治的晚年生活是在撰写和讲授文学论题中度过的。《对沉思的援助》(1825年)是一篇关于哲学、文学和宗教的专题论文,意在调和正统基督教教义与德国先验哲学之间的关系,它对美国的先验论者有着特别的影响。《政教宪法》(The Constitution of Church and State)(1829年)是他最后的散文作品。
柯勒律治的名著《古舟子咏》是一首令人难以忘怀的音乐叙事诗,该诗简洁的结构和朴素的语言向人们讲述了一个生动的罪与赎罪的故事。在这首诗中,一位古代水手讲述了他在一次航海中故意杀死一只信天翁的故事(水手们认为它是象征好运的一种鸟)。这个水手经受了无数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后,才逐渐明白“人、鸟和兽类”作为上帝的创造物存在着超自然的联系。这首诗有许多超自然的人物和事件,充满激昂的语调,男主人公自我纠缠,所有这一切都构成了浪漫主义文学的标志。 英国浪漫主义运动中,柯勒律治在诗歌和评论方面都占有重要地位。他认为莎士比亚是旷世奇才,并得到广泛认可。一生致力于把伊曼纽尔·康德以及其他德国哲学家的理论介绍给英国读者。

柯勒律治作品赏析

编辑
忽必烈汗
译文:黍黎释
忽必烈汗在上都造建
富丽堂皇的穹顶宫殿:
伴有圣河阿尔佛
穿过深不可测的岩洞
一直流入无光之海
方圆十里的沃土
有城墙和堡垒环绕:
绚烂的花园,蜿蜒的溪流
繁花绽放,枝头芬芳
树林像山峦一样古老
环拥阳光照耀的草地
啊,那鬼斧神工的巨壑
沿着浓密的雪松向青山倾斜
神圣而神秘的蛮荒之地
有女人在闭月里常出没
为恶魔的冤魂哀哭
巨壑下沸腾的泉水翻滚
好像大地急促的喘息声
巨泉汇聚
腾到半空中喷发
巨石翻腾,似冰雹而坠
又如谷粒在连枷的打谷机里翻动
这些翻腾的巨石
有时迸进圣河,也会被掀高
蜿蜒了五里错综复杂的圣河
流过了峡谷和森林
到达深不可测的岩洞
喧嚣的沉入无光之海
喧嚣中忽必烈汗远远的听到
祖先预言的战争
穹顶宫殿的倒影
在波浪中摇曳
喷泉与岩洞碰撞
构成一首和谐韵律
确是罕见的景象啊
有富丽堂皇的宫殿和寒气逼人的冰穴
梦境中我看见
手拿扬琴的姑娘
那是阿比西尼亚少女
她边弹奏乐曲
边吟唱阿伯若山
倘若我心底也能
唱出有节奏的乐曲
那感觉似飘飘欲仙
只需那响亮而悠扬的乐曲
就能在空中造建宫殿
富丽堂皇的宫殿和寒气逼人的冰穴
只要听见了乐曲,都能见这宫殿
大家都将高呼:“当心!当心!
他炯亮的眼睛,飘扬的长发
围他绕三圈
带着神圣的恐惧闭上双眼
只因他喝过蜜样的玉露
饮过天堂的琼浆
忽必列汗
译文:屠岸
忽必列汗在上都曾经
下令造一座堂皇的安乐殿堂:
这地方有圣河亚佛流奔,
穿过深不可测的洞门,
直流入不见阳光的海洋。
有方圆五英里肥沃的土壤,
四周给围上楼塔和城墙:
那里有花园,蜿蜒的溪河在其间闪耀,
园里树枝上鲜花盛开,一片芬芳;
这里有森林,跟山峦同样古老,
围住了洒满阳光的一块块青草草场。
但是,啊!那深沉而奇异的巨壑
沿青山斜裂,横过伞盖的柏树!
野蛮的地方,既神圣而又着了魔--
好像有女人在衰落的月色里出没,
为她的魔鬼情郎而凄声嚎哭!
巨壑下,不绝的喧嚣在沸腾汹涌,
似乎这土地正喘息在快速而猛烈的悸动中,
从这巨壑里,不断迸出股猛烈的地泉;
在它那断时续的涌迸之间,
巨大的石块飞跃着象反跳的冰雹,
或者象打稻人连枷下一撮撮新稻;
从这些舞蹈的岩石中,时时刻刻
迸发出那条神圣的溪河。
迷乱地移动着,蜿蜒了五英里地方,
那神圣的溪河流过了峡谷和森林,
于是到达了深不可测的洞门,
在喧嚣中沉入了没有生命的海洋;
从那喧嚣中忽必列远远听到
祖先的喊声预言着战争的凶兆!
安乐的宫殿有倒影
宛在水波的中央漂动;
这儿能听见和谐的音韵
来自那地泉和那岩洞。
这是个奇迹呀,算得是稀有的技巧,
阳光灿烂的安乐宫,连同那雪窟冰窖!
有一回我在幻象中见到
一个手拿德西马琴的姑娘:
那是个阿比西尼亚少女,
在她的琴上她奏出乐曲,
歌唱着阿伯若山。
如果我心中能再度产生
她的音乐和歌唱,
我将被引入如此深切的欢欣,
以至于我要用音乐高朗而又长久
在空中建造那安乐宫廷,
那阳光照临的宫廷,那雪窟冰窖!
谁都能见到这宫殿,只要听见了乐音。
他们全都会喊叫:当心!当心!
他飘动的头发,他闪光的眼睛!
织一个圆圈,把他三道围住,
闭下你两眼,带着神圣的恐惧,
因为他一直吃着蜜样甘露,
一直饮着天堂的琼浆仙乳。
1979年夏
词条标签:
社会 法律 文学家 外国 人物